离下半场还早!共享住宿仍在升温加速

摘要:安全问题亟待解决 走出灰色地带才能行稳致远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民宿短租平台Airbnb上了热搜,因为用户在通过Airbnb预订的民宿中发现针孔摄像头,涉案房东被警方行政拘留20日并罚款500元。

用户“教科书式反偷拍”

放眼整个短租行业,除了Airbnb,其他平台诸如美团榛果、途家、小猪短租等都曾被投诉过,问题聚焦于设施质量、服务态度、卫生条件、房费押金退款等。

但值得庆幸的是,在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一些共享经济形态出现泡沫破灭、陷入低谷之后,民宿短租共享市场仍然坚挺,从业者仍有继续向前冲的空间。为了占据头部,“外来和尚”Airbnb在中国推进本土化战略,背靠携程这棵“大树”的途家进行平台资源整合、美团旗下的榛果聚焦年轻人市场。而且,Airbnb和途家都在谋求上市。谁能如愿,拭目以待!

Airbnb发力本土化

“自带光环”是从业人士给Airbnb 的评价,它的出现让很多年轻人有了新梦想:经营一座民宿,泡一杯咖啡,认识世界各地的朋友。

但Airbnb入华后却是高开低走,国外市场普适的运作逻辑,未能在中国市场真正打开局面。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去年开始Airbnb加速推进本土化进程,标志性事件就是,空缺了三年之久的中国区总裁一职,终于来人了,前“面包旅行”CEO彭韬上任。网易云音乐核心成员之一峦昊,则成为Airbnb中国产品的负责人。

“我们希望通过产业运营化、本土化、场景化和智能化来帮助平台在中国的能力升级,让产品更接地气,比如平台上线了各种优惠活动,上线小程序,让用户可以在小程序里对房源进行投票选择、学生认证等。”峦昊向《IT时报》记者介绍。产品的改进,从侧面反映出Airbnb对中国区业务的“放权”。“Airbnb入华之初,连自媒体软文都要美国总部审核,彭韬上任后,中国团队可以直接向彭韬汇报。”一位从业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

虽然五一小长假期间,出现了民宿安装摄像头事件,使得Airbnb遭遇品牌危机。但同时,Airbnb预订量同比激增七倍,显示出整个行业和平台的火热。“2019年第一季度,Airbnb中国业务实现近3倍的增长,今年1月至2月数据,Airbnb iOS和安卓的中国本土月活用户量超过其他中国本土民宿平台。”峦昊介绍说。

强劲对手途家

Airbnb面临着不少中国本土对手,比如途家、小猪短租、木鸟短租和美团榛果等,在这其中,最强劲的对手应该是携程系的途家。

2017年途家网完成线上线下拆分以后,线上平台顺利完成E轮融资,成为估值达15亿美元的独角兽。最近几年,途家又先后并购了蚂蚁短租、携程民宿、艺龙民宿、去哪儿民宿、58赶集、微信酒店、大鱼自助游等多个平台,使得途家的房源数量激增,全球房源超过140万套,其中国内民宿超过100万套,并且九个平台的房屋库存共享。木鸟短租以70万的房源排至行业第二,Airbnb全球房源数量虽然达到600万套,但中国区数量尚不明朗。

“途家要做的是通过产品运维,在分销的过程中,把途家的产品和携程的客户匹配起来。同Airbnb不同的是,途家采取了自营+平台的模式,另外从业务覆盖上来说,途家主要围绕中国人的出行和出境游,海外业务聚焦于东南亚区域。”途家方面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今年2月,途家创始人罗军卸任CEO,杨昌乐接任。杨昌乐在履新时表示,他的目标是要把途家在携程系大住宿搜索流量中的需求占比,以及和途家在携程中的流量转化率都提升至15%,但途家也正面临过度依赖携程系外部流量入口,途家本站交易量比携程少的问题。

2019年,Airbnb和途家都在谋求上市。Airbnb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在接受采访时表态,公司正在做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IPO。途家方面人士则告诉《IT时报》记者,途家具体何时上市很难给出准确的时间点,“上市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当前的经济环境、董事会的投资判断、对业务的判断等。”

未至下半场

现在有观点认为,共享住宿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但在峦昊、木鸟短租CEO黄越等从业人士看来,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离下半场还早。

黄越告诉《IT时报》记者,木鸟短租曾委托调研机构在一线城市和二三线旅游业发达的城市调研民众最喜欢的民宿短租品牌,让黄越没想到的是,绝大部分用户无法做出选择,因为他们不知道任何一家民宿短租平台,这也是为什么民宿平台多靠OTA分销,即使10%的佣金被OTA平台拿走。

“下半场意味着市场饱和,两个玩家一决胜负,但国内的民宿市场还不成熟。在有些民宿业发达的国家,民宿数量能与酒店持平,甚至是酒店的两倍,国内民宿房源数量虽是百万级,但很多是一套房源只有一间房,而国内的酒店数量在45万家,按照每家酒店50至80间来计算,民宿短租在大住宿市场上只占了很小的比例。”黄越对《IT时报》记者表示,民宿短租仍处于增量市场。有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可统计闲置房源超6500万套,大量的闲置房源表明,短租民宿未来可能是与酒店业同样量级的产业。

目前,木鸟短租以每天1500套房源的速度在增长,这是木鸟短租创业之初一个月的房源增量。5月8日,木鸟短租宣布完成数千万元的B2轮融资,由花冠领投、达晨创投、梅花创投跟投。

而各平台对于上线房屋多持开放态度,并逐步将视野向三四线城市甚至乡村下沉,只要房东有运营精力,一间民宿可以上线多个平台,市场空间仍相当广阔。

亟待走出灰色地带

在民宿短租领域,各平台通过不同的文字游戏,都在强调自己是该领域的第一。“平台发布的GMV交易额包含了外部平台的交易量,但评判一个平台需要从GMV、供给量、消费用户数、单日间夜量(入住房间数*入住天数)等多维度来看。”黄越说。

从平台运营来看,平台正在想办法增加房东的订单黏性,但一位曾任职于蚂蚁短租的从业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在共享经济处于风口时,平台喜欢谈模式,是轻资产运营还是重资产运营,但回归到本质,品牌知名度、用户体验和房源的稳定性是关键。“行业应该沉下心来把关住宿环境和服务,但这是个长久的事情,中国酒店业发展这么多年才刚刚把服务意识提升上来,何况民宿短租要面对的是许多个人房东。”

值得关注的是,国内的民宿短租仍未合法化,对于短租平台而言仍面临政策风险。2018年日本民宿合法化,正式执行《住宅宿泊事业法》,要求日本民宿要注册房源信息,在平台上展示备案号码,没有获得备案号码的民宿会在平台下架。Airbnb在日本市场受挫,不得不在短时间内取消了大量的预订。

在国内,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虽已正式发布《共享住宿服务规范》,这是我国共享住宿领域首个标准性文件,但是,这不是强制执行标准,目前城市民宿仍在自行进行约束的阶段。

“实际上,中国的相关立法工作正在进行,我们已经参与了相关部门组织的民宿立法工作。我们当前的策略是,促进立法的同时,与当地公安推进地方合规。”途家回应《IT时报》记者,目前途家已与公安系统打通,通过身份认证和人脸识别,搭配智能安防来应对短租平台遇到的信任和安全瓶颈。木鸟短租也回应《IT时报》记者,同酒店住宿一样,木鸟短租也已与公安系统联网,将客人信息上传至公安系统。

记者观察:“安全”是重中之重

作为共享经济的鼻祖之一的Airbnb,2015年在红杉中国和宽带资本的护航下入华至今,水土不服的议论一直环绕它。虽然Airbnb已因青岛民宿路由器装摄像头事件致歉,并永久撤出该房源,但仍未拿出如何管理个人房东、保障用户安全的具体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杭州网友通过Airbnb订台湾民宿,也在卧室和卫生间发现摄像头。在蚂蚁短租平台上,一对浙大的双硕士夫妻新装修的婚房,被住客搬空。

滴滴顺风车郑州空姐遇害案、滴滴顺风车温州乐清杀人事件给整个共享行业带来沉痛教训。在遇害案发生之前,滴滴风头强劲,顺风车日均客单量近200万,时至今日,滴滴这一曾经盈利的项目都无法顺利复出。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不要等恶性事件发生再去想如何管理,也不要等到公众对企业价值观产生怀疑时再去警醒。国内法律法规缺失、信用体系培养缺失并不能成为理由,如若共享住宿无法解决“安全”问题,所谓灵活、轻盈的共享模式终是无用的。


编辑:挨踢妹

图片:北京青年报 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分享到:
全部评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